仿站低至300元,新闻自媒体

竞争变成长跑,教育机器人如何穿越行业周期?

编辑/2019-09-02/ 分类:百科知识/阅读:
教育机器人 并非一个新鲜物种。 早在10年前便有专门的教育 机器人 公司成立,但形成产业热流却是在2014年左右,据CV智识不完全统计,2010年以后成立的公司便有20多家。 根据北京师范大学智慧学习研究院与互联网教育智能技术及应用国家工程实验室联合发布的《 ...

教育机器人并非一个新鲜物种。

早在10年前便有专门的教育机器人公司成立,但形成产业热流却是在2014年左右,据CV智识不完全统计,2010年以后成立的公司便有20多家。

根据北京师范大学智慧学习研究院与互联网教育智能技术及应用国家工程实验室联合发布的《2019全球教育机器人发展白皮书》预估,到2023年我国教育机器人市场规模将达到841亿美元。

而与之相对的则是,截止目前,“产品同质化”、“创新偏弱”、“产品标签不明”依然是CV智识在与行业内人士交流过程中听到的高频关键词。

一端是家长们高涨的智能教育需求,市场规模连年增长,另一端却是发展多年仍未跑出极具辨识度的头部产品的商业现实,市场的两端始终没有找到有价值的产品纽带。

8月27日,儿童教育机器人领域“老兵”儒博发布了最新款硬件产品——布丁豆芽以及软件平台——布丁AI老师,定位在英语学习领域,帮助英语培训机构的内容AI化,以此辅助教学机构上课以及学生课后辅导。

儒博为何会从通用的儿童教育转向更加垂直的英语培训领域?当行业趋冷,竞争变成长跑,儒博又打算怎样穿越行业周期?

如何解决赛道拥挤但创新不足的问题?

据前瞻产业研究院发布的《中国教育机器人行业发展前景预测与投资规划分析报告》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教育机器人市场规模已经达到7.5亿元,较上年增长29.53%。

报告还显示,近5年来,中国教育机器人市场始终保持20%以上增速。

逐年增长的市场需求刺激了创业者们的热情:2012年,周剑在深圳创立了优必选;2013年,王翌离开谷歌,回国创立英语流利说;2015年,栗浩洋创办松鼠AI智适应教育。

除此之外,还有腾讯、网易、百度等大企业纷纷布局教育领域。

多年快速发展,包括设计、硬件制造、系统开发与集成、内容供应等在内的教育机器人产业链雏形已现。但实际上,教育机器人的发展仍处于野蛮生长阶段,市场仍存在诸多问题。

云知声副总裁康恒曾公开表示,当前的教育机器人存在产品价值存疑、产品同质化、创新偏弱的普遍问题。

CV智识通过观察市场上的教育机器人发现,外形相似且功能雷同,标准化内容居多,大多是中英文对话、拍照、播放歌曲、视频、讲故事等功能,很难有个性化内容,并且在交互过程中缺少对儿童表达信息的侦测和反馈。

在一片红海中,对于教育机器人从业者们来说,如何把握行业痛点,寻找真正的市场需求?又如何能旗帜鲜明,快速的抢占新兴市场?

回看儒博的发展历程,几乎经历了教育机器人由热趋冷,又到如今由冷趋热的全过程。

儒博成立于2014年,正逢教育机器人热潮,但那时的儒博还叫北京智能管家科技有限公司,业务主要分为家电、车载以及泛教育。

2015年,布丁儿童机器人品牌诞生;2016年3月,布丁S智能机器人正式发布;之后,又相继发布了布丁豆豆产品。

产品根据不同年龄层划分,其中布丁S主要目标用户是0-3岁儿童,布丁豆豆适合更大的3-5岁儿童。

2016年底,儒博开发了一个面向应用层面的开放平台——ROS.AI,为设备提供AI交互能力整体解决方案的人工智能方案平台,可以向家电、汽车、机器人等多个领域提供芯片、模组、操作系统、内容应用和云服务等一整套人工智能系统解决方案。

除此之外,儒博还专门成立“平台部”,由之前的支持硬件产品研发的“研发部”人员组成。

为何会从硬件产品开发转向平台开发呢?儒博董事长兼CEO熊明华表示,儒博是软件平台的基因,“语音、视觉、NLP等技术都是自己在做,刚开始做布丁S的时候我们就有接近300人了,如果仅仅是接个SDK,30人就够了。”

在被问到一边做软件平台,一边做硬件,是否会担心左右手互搏时,儒博 CTO雷宇斩钉截铁地说,不打架。

“如果真的打架了,那我们的量得多大,在可见的几年内这种事情发生的概率很小,即使发生了,我们的内容也不同,教育产品本来就是百家争鸣的。”

雷宇还补充说,“我们的自信,一是来源于多年积累,二就是来源于每天有用户骂我们。”

向更垂直赛道出发

2018年7月,儒博再次选择在垂直的教育领域加码,推出了儿童智能平台——童秘。童秘是基于ROS.AI打造的,用户主要是行业内的教育机器人厂商。

熊明华也向CV智识表示,2018年底,儒博决定从泛教育聚焦到更细分的英语学习领域,公司名字也改为更贴合教育意涵的儒博,中文儒博,意为有教无类,爱无差等。

为何会选择持续加码教育领域呢?熊明华对CV智识表示,“目前市场上1000万台儿童设备是用了我们的童秘平台。每个月的月活有300万台,虽然我们也做了家电,也做了车,但相对的收入和想象空间比这个小的多。”

以其8月27日发布的产品来说,就同样是在教育领域布局,且软件、硬件两手抓。

这其中,布丁AI老师是一套软件系统,可以实现对教学课程的改造,模拟老师授课,拥有专业语音测试评级、定制化专业系统课程、实时监测学习状态、音素级纠音等技术和功能。

布丁豆芽机器人则是一款搭载布丁AI老师解决方案的硬件产品,课程内容由新东方等英语机构提供,涵盖了自我、家庭、社区,节日、活动,自然、宇宙等7大类内容,3个级别,52个主题。

雷宇向CV智识介绍称,布丁AI老师系统源于儒博与好未来励步的一个合作项目,“合作过程中,对方不仅希望能够用到ROS.AI的硬件开发平台,还希望能够把他们的课件“AI化”。

而在被问到,从赋能智能设备,到加码教育领域再到聚焦英语培训,会不会担心越做越窄时,熊明华回答道:现在市面上有些儿童教育机器人是我们两年前在做的产品,这说明大家都看到了这个市场有机会,我们要保持先发优势就得继续往前走,就得往细分的领域深挖。AI只有深入去改造行业才有价值。

毕竟,AI对传统行业的改造价值无非两个:降低成本、提高效率。

瞄准痛点:获客成本高、师资有限

在市场需求之下,英语培训成为教育最为吸金和拥挤的赛道之一。CV智识通过整理IT桔子、CVSource等数据发现,2018年前11个月,在线少儿英语赛道获投54.3亿元。

英语培训本身是一块大蛋糕不假,但行业进入集中化的同时,也意味着市场竞争在持续加大。

竞争加剧的直接结果便是推高获客成本。“获客成本太高了”,有在线教育业内人士对CV智识表示。

目前的英语培训机构的获客流程大致分为“获取电话线索-用户邀约-体验课-正价课”,这期间需要付出的成本多在5000-10000元之间,且流量价格高涨。

学大教育相关负责人曾对媒体透露,类似“中小学教育”、“英语培训”等关键词,单次点击售价高达100元。

甚至有媒体报道,今年暑期,仅学而思网校一家市场营销费用就投放超过10亿元,作业帮和猿辅导各自投放超过4亿元。

“在和头部企业沟通的过程中发现,他们更关注我们能带来的流量。”熊明华表示,“如果把B端、C端和儒博三方比作一个 ‘工’字,儒博将是‘工’字中间的支撑,通过自身核心AI技术和庞大的用户池,打通上下的B端和C端。”

把B端和C端连接起来的除了流量,还有教育的本质,也就是内容和服务。

据CV智识了解,目前全国英语培训机构的数量达到5万家,除了为数不多的几家行业熟知的头部企业,大量存在的还是一些中小机构。

单就一、二线城市的大中小机构之间就会存在教师资源差异,更不用说在三四线城市或者更偏远地区。

为此,AI成了很多英语培训机构的新希望,但传统行业与AI技术存在行业间隔,导致需求与产品的错配,市面上很多的英语培训内容只是简单地将移动互联网的APP嫁接到教育机器人上。

而目前的AI输出主要分为三种,一种是简单的指令型交互,比如开关机,但用户不会为“开机”这个关键词付费;一种是点播,比如“我要点一首周杰伦的《简单爱》”;最后一种就是所谓的教育机器人或者是陪伴型机器人,里面有一个简单的聊天,比如用户说“我要看视频”,然后就开始调出来视频播放。

“这些都是属于内容服务和AI的松融合,如果要做教育这件事情,必须要深入改造教育。”雷宇表示。

为此,AI技术起家的儒博扮演起了“产品经理”的角色。

但本质上,儒博并非教育公司,课程开发需要专业知识以及行业经验,对此雷宇也坦诚道,行业之间的确会有认知间隔:技术出身的人知道技术的边界,但往往重视技术大过于教育本质;教育背景的人可以注意到本质内容,却容易忽略技术的作用。

“比如有些地方,我们认为视频放一遍就行了,但教育机构的人会说不行,并且会解释这个事情为什么要放两遍,第一遍是干什么,第二遍是干什么。”

也正是意识到行业之间的专业不同,在商业模式上,儒博和合作公司也有一个非常明确的界限,所有的教育数据那都是合作方的,比如续课之类的教学属性运营,儒博并不参与,但是机器设备或者软件账号,以及这个入口所产生的增值服务部分则是儒博感兴趣的部分。

在合作过程还发现了新的IP思路,即合作开发内容双方共同拥有。

在儿童教育机器人领域,内容一直以来都是一个关键环节,尤其是当前硬件、软件无法拉开较大差距的情况下,得到更多更优质的内容授权显得至关重要。

但由于模式尚处于探索阶段,雷宇也表示,目前这个还是case by case,但是尽量会往这个方向发展,Adobe伟大并不是因为Photoshop本身,而是因为PDF形成了一种格式。

结语

在教育机器人这条赛道上,虽然已经经过了多年发展,但目前并未看到非常典型的商业模式或案例,雷宇也承认,儒博也还是在探索阶段,未来还需要市场考验。

但无论是从布丁AI的案例还是观察刚刚结束的2019世界机器人大会展品,不难发现,标准化形态的产品风光不再,参与者们纷纷寻找更精细化的发展方向。

找准真正有需求的落地场景,跳脱单纯的API接口模式,整合自身AI能力和行业痛点,真正扮演起“AI产品经理”的角色,或是摆脱同质化竞争中的一个良方。

TAG:
阅读:
广告 330*360

推荐文章

Recommend article
广告 330*360

热门文章

HOT NEWS
  • 周榜
  • 月榜
广告 330*360
仿站低至300元,新闻自媒体
梁音财经网
微信二维码扫一扫
关注微信公众号
新闻自媒体联系QQ:327004128 邮箱:327004128@qq.com Copyright © 2015-2019 梁音财经网 版权所有
二维码
意见反馈 二维码